Home Page Image
  Quis est, quod ibi homo vult dolere luctuosa et tragica, quae tamen pati ipse nollet.
 
 


WWW.98664.COM

春旺想,快十点了还不开门?本想去打听一下几时开门?又怕自己排的第一个位置被别人占了。哭声越明,终于听清楚了,那是阿艰婶的哭声。”那青年把脸一沉说。途中,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买药排队的“人龙”,可走近一看,只有五个营业员在那里一边数钞票一边互相笑骂。“卖点给我吧,我是乡下的贫下中农。其实老中医是出于好意想救活小翻身,让文七哥有人传宗接代。听说,革新服了老中医的药之后,病情有所好转,但他知道这是父母骗他吃了文富贵的药,就又哭又闹。准备早点进城,今天买好药,明天就一早回家。

按:这是40年前写的中篇小说处女作。要是我的,钱不钱有哪样关系?兄弟之间,只有今生,没有来世,你还是把钱找齐了再拿药吧!俗话说:人亲财不亲,钱财要分清。于是说:“货不是我的。解放那年,他四十岁了,还是个单身汉,土改那年,才与同庚的奴隶阿艰结了婚。经过人家指点,他沿着弯弯拐拐的木楼梯,一步一步往上爬。”“好好好,快拿药来。“谁不知道你有那几个臭钱?”那个姑娘瞪了春旺一眼。”“救他的命?”那中年人说:“有呢;当然要给他,不救活他,二天哪个来‘理论’割党参‘尾巴’呢?……你去找那个造反派头头,看他能不能给点?”春旺按他的介绍,找到昨天轰他出门的那个青年小伙子。